維梅爾(Jan Vermeer, 1632-75)

量少質精的畫家

對不甚熟悉西洋藝術的人而言,可能根本沒聽過維梅爾這個名字。但維梅爾的「倒牛奶的女傭」卻常讓人有好像在哪裡看過的感覺。若論知名度,維梅爾當然不及他的荷蘭同胞前輩林布蘭(Harmenszoon van Rijn Rembrandt)與鄰國比利時魯本斯(Pieter Pauwel Rubens),但是維梅爾的作品在荷蘭本國以藝術界受喜愛的程度與上述兩位大師相較卻是有過之而不及。 在 20 世紀初,倒牛奶的女傭」差一點就被老美買去,在荷蘭國內引起軒然大波,好在荷蘭國會決議由國庫出錢買回。因此這幅畫在荷蘭已被視為國寶,外人休想染指。

目前傳世確定是維梅爾作品的畫作僅有三十幾幅,大概都表列在下面,與林布蘭及魯本斯數以千計(註一)的作品相較簡直不成比例。現存維梅爾主要作品都出現在 1956 年到他過世 1975 年不到二十年的期間內倘若現在能找到的畫作就是他所有的作品,一年產量平均不過一到兩幅反過來說,這也使維梅爾的畫作更形珍貴,幾乎每一幅都是以天價被各知名藝術館搶購。而為維梅爾畫作收藏於知名藝術館(如羅浮宮、英國國家美術館、大都會 博物館、華盛頓國家美術館等)的比率也遠較其他畫家高。

註一:魯本斯生意做得很大,傳世的畫作據稱有三千多幅,他的畫室採用類似生產線的作業,由魯本斯設計構圖,或許加上些主要的顏色,最後再予以修飾,其他的工作則由助手代勞,因此後人也搞不清楚署名魯本斯畫作中由魯本斯親手動手的部分有多少 ,而且署名魯本斯的畫作品質差異甚大。當然,魯本斯一生生活優裕,也玲瓏八面,老於世故,絕非一般人所想像的那種窮酸藝術家。維梅爾的畫作就全是 DIY

維梅爾的作品乍看之下似乎無特殊之處,但就是讓人賞心悅目,這有賴於他對色彩、光影以及畫面布局的細膩處理,可以說到龜毛的程度,每幅畫都是經過一再的修改才定稿,最後又讓人覺得 恰如其份而又不露斧鑿的痕跡。以這種態度作畫,數量應該不會很多。但也正因如此,維梅爾的畫作較同時代畫家顯示更高的成熟度。甚至到兩百年後,他的技巧仍令當時的印象派畫家嘆服。

畫作風格

維梅爾成熟的畫作中,採用了當時難度頗高的技巧,就是將具透明性質的顏料一層層塗敷上去,最後所呈現的顏色與原來的顏色完全不同。採用此技巧的作畫者必須要能預先知道數層顏料疊加起來後的效果是什麼,沒有相當的經驗是不行的。使用此種技巧所繪出的作品在不同角度下觀賞會呈現出不同的色澤(想是顏料薄膜干涉的結果),也造就了畫作中人物與物品栩栩如生的感覺。可惜這個特色無法以影像圖檔表現。

在維梅爾傳世的畫作中,大多屬於描述日常生活的風俗畫(genre painting,主題較易親近,這也是使他的作品較受歡迎的原因。其實風俗畫本來就是當時荷蘭眾多畫家的拿手好戲,但維梅爾的作品尤受歡迎,這當然得拜他 獨到的繪畫技巧。與其他荷蘭畫家的風俗畫比較,維梅爾畫作中的人物較少,通常是單一女性,動作較靜態,不外是寫信、讀信、沉思、凝視、演奏、飲酒、家務等,場景也集中在室內,反倒比較類似肖像畫,像倒牛奶的女傭」就是屬於這一類。其他同時期荷蘭畫家,如 哈爾(Frans Hals)、史汀(Jan Steen)、胡荷(Pieter de Hooch)等也是以風俗畫見長,在繪畫史上也有相當的知名度,但都傾向於較熱鬧或戶外場景。在維梅爾作品中,真正算是肖像畫只有「戴珍珠耳環的女孩」與年輕女人畫像兩幅,但從來沒人能確定畫中人物是誰。 此外,維梅爾畫作大多呈現看起來較溫暖舒服的光線環境,不像林布蘭那種陰暗的背景。

從後面大略以作畫年代排列的列表中可發現,維梅爾特有的風格展現於 1656 年之後,在此之前則可能是模仿其他畫作的三幅宗教與神話主題作品:「聖帕西迪斯」 (這幅是否是維梅爾的作品仍有點爭議)耶穌在瑪 利亞與馬大家」、「獵神黛安娜與她的同伴」,評價不如他其他的畫作。取材自戶外的畫作只有兩幅:「台夫 特街景」與「台夫特即景」,雖屬早期作品,評價捯都很高。而後期的「信仰的象徵」也算是宗教畫,因為畫中具有宗教涵義的物品實在太多也太明顯了。不過,維梅爾的通俗畫也並不是單純描寫日常生活動作,後人從畫中的擺設器物中多少也參出某些畫中所隱藏的宗教道德教訓。就拿「天平秤的女人」這幅畫來說吧,對西畫熟悉的人一看就知道背景牆上的畫就是基督教義中的「最後的審判」,即世人終究要接受上帝以天平評斷其一生的善惡。畢竟說教太過明顯的東西在當時已不受歡迎,所以這些說教的東西必須以暗 諭的方式表現

另外,若仔細端詳「士兵與笑臉女郎」與「藝術家的畫室(繪畫藝術)」兩幅畫,做為背景的牆上都掛有地圖,乍看之下一時還看不出是哪裡的地圖,原來那是當時所流行橫擺的荷蘭地圖,但都是西邊朝上。噓!別讓對岸的大哥知道地圖可以這樣擺,不然將台灣與大陸東南沿海這般擺法,成何體統…

在維梅爾的畫作中,幾乎有一半以上都具有相同的模式可循:背景對著牆壁,牆上掛著圖畫或地圖(南北橫擺的荷蘭地圖),光線來自左邊的窗戶,窗戶玻璃的拼花圖案都相當類似,斜拼花地板(其實是當時流行於荷蘭的室內裝潢),這不得不讓人懷疑畫中的現場都是同一個畫室,也就是維梅爾自己家中的畫室。再仔細看下去,不難發現有許多物品,如衣服、小鍵琴、牆上的地圖與圖畫等都一再重複出現,可以推斷都是取自維梅爾自己的家用品,照畫中的器物判斷,維梅爾應該過著小康的生活。

歷史背景

維梅爾一生都待在荷蘭海牙南邊不遠的台夫特(Delft),但是可能是因為作品太少,缺乏文獻記錄,後世對他所知不多,故有台夫 特獅身人面怪(Sphinx of Delft)之稱。 維梅爾很少在作品上標示日期,簽名方式也不固定,造成後世考據上相當大的困難,包括真偽畫的判斷,乃至創作的時間。下表所列創作時間大多依據畫作風格演變判斷,而且有許多創作時間有好幾個判定版本,在此係大多以各畫廊導覽手冊所列的數據為準。

台夫特在 17 世紀曾是人文薈萃之地,是荷蘭釀酒 、紡織與陶瓷業(荷蘭的仿中國青花瓷器是很有名的)中心,原是荷蘭自西班牙統治下獨立後最富裕的城市,也一度是政治中心(後來陸續轉移到海牙與阿姆斯特丹)。當時剛歷經宗教改革,盛行於歐北的改革教派反對在教堂內過度裝飾,使藝術作品少了一條肥水甚豐的出路,而荷蘭的民主政治制度更斷絕了藝術家的另一條生路-皇室貴族。好在工商業繁榮也造就了一批買得起藝術品的有錢人,不過口味跟以前不一樣,不能再把太明顯的道德教條 (沒人會買自討沒趣的東西)或太不實際的神話傳說(通常皇室貴族比較喜歡,至少能向人炫燿自己讀過書,因為當時的神話傳說大多是以拉丁文撰寫)放在畫裡,顧客們比較喜歡自己熟悉的主題,這就風俗畫在荷蘭盛行的原因。當時許多荷蘭畫家就曾在台夫 特定居或停留,所以維梅爾受了哪些人的影響也一直是搞藝術史的人有興趣的題目

工商業也是科學家的溫床,畢竟造就科學家需要完善的教育以及衣食無缺的環境,顯微鏡的發明人魯汶霍克 (Antonie van Leeuwenhock)正是維梅爾的密友。 維梅爾後期的兩幅畫「天文學家」與「地理學家」應該是向當時的科學家致敬。在維梅爾的時代,荷蘭剛從西班牙統治下獨立,思想較開放,宗教信仰雖然是作風較保守的新教徒(天主教區獨立為比利時),但對不同教派的容忍程度較歐洲其他地區高。這也可能是促使荷蘭得以繁榮的原因之一。在這個條件下,當時荷蘭的一般生活水準與教育程度也較佳。這個優勢一直維持到今日,使這個小國家得以擠身眾列強間仍得以生存。 如今台夫特的經濟地位已不復當年,但仍是觀光勝地。

數年前,YK 赴荷蘭海牙出差,我國外交部駐當地商務代表就強力推薦一定要去台夫特一趟(從海牙坐電車只要半小時),後來逛莫利茲官邸(Mauritshuis,藏有獵神黛安娜與她的同伴」、台夫 特即景」與戴珍珠耳環的女孩)時,館內服務台阿婆也做如此推薦 。YK 抓了個公務空檔溜到 台夫特逛了兩小時,只見滿街的大學生(應該是台夫特大學的學生),鎮內水道縱橫,有點威尼斯的味道,但也隱約感受到一些說不上的親切感。可惜天色漸晚,無法久留。幾個想找的地方,如維梅爾的故居、維梅爾畫台夫 特即景」的現場都沒找著,不知以後是否還有機會再去一趟。 後來,YK 看到了維梅爾同鄉胡荷所繪「台夫特住家庭院」,才驚覺到那莫名輕切感是來自何處,因為除去畫中的人物,畫中的建築簡直就一如台灣鄉下。此畫現存於倫敦國家美術館。

生平

維梅爾生逢荷蘭在美術史上最舉足輕重的時代,當時義大利藝術霸主的地位已大不如前,而法國還在起步階段。維梅爾繼承家業,經營兩家旅館,另外還兼做畫商,也是當地聖路加繪畫公會中的理事,收入應該不差因此有人懷疑他並不是以繪畫維生,他的作品或許是平時消遣塗塗抹抹之作,所以數量不多。 維梅爾原是新教徒,與 Catharina Bolnes 結婚後改信天主教,住在老婆娘家,與理財有道的岳母 Maria Thyns 同住。維梅爾跟老婆特別會生,前後總共養了十一個小孩(外加至少四個早么)。到了 1670 年後,荷蘭不時與英法兩個強國作戰,造成經濟衰退。維梅爾面臨了旅館經營困境,再加上食指浩繁,開始靠借貸度日,最後幾年作品無論在質與量方面都不如以往,顯然沒有太多心思作畫。維梅爾於 1975 年過世,死因不明,可能是因為過度憂慮與勞累。欠了一大筆帳、拖著一大堆小孩、又沒謀生能力的老婆只好宣告破產。而協助維梅爾家人處理後事的正是魯汶霍克 。到 1700 後,由於公眾品味轉變,再加上維梅爾本身的作品記錄又不完整,他的作品逐漸被人淡忘,甚至有些作品還被剛誤認為其他畫家所繪。 其實在 1670 之後,歐洲繪畫進入巴洛克與洛可可兩個時期之間的空窗期,在將近五十年之間沒有幾幅可稱道的作品,因此維梅爾的過世也象徵著美術巴洛克時期的結束。 到 1720 年,歐洲的美術中心轉移到路易十四後的法國,一直維持到兩百年後的印象派時期

維梅爾的繪畫技巧師承的一個說法是受教於英年早逝的法比妥斯(Carel Fabritus,法比妥斯是林布蘭的高足,因此論輩份,維梅爾算是林布蘭的徒孫。巧的是林布蘭晚年也鬧破產,因此維梅爾也繼承了師祖的命運。

聲名再現

兩百年後經藝評家托雷(Étienne-Joseph-Théophile Thoré)的發掘, 維梅爾之名才再度被藝術界重視,他的畫作對追求光影效果的印象派畫家造成了不小的啟發。再加上財大氣粗的老美收藏家開出高價收購,使得維梅爾之名再度為世人所知,而現存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傅立克收藏館、伊莎貝拉佳德納博物館與華盛頓國家畫廊的幾幅作品都是最有名的幾幅,好在後來荷蘭自己留下了幾幅。

再經過一百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發生了舉世聞名的「米格倫膺畫」事件,使得維梅爾之名又得以被炒作一次。雖然根據各方面的鑑定結果,傾向米格倫賣的是假畫,但仍不時有人懷疑米格倫賣的是真畫,因為米格倫仿製的是屬維梅爾早期(1656 年之前)較不為人知也不易鑑定的風格。維梅爾是在 1662 年當選聖路加公會理事,以他現存作品數目,很難在當時人才濟濟的環境下當到這個職位,除非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作品。因此,這就變成了米格倫的操作空間。不過也有人認為維梅爾是以 畫商的身分擠身公會職務。

拍成電影

請參閱網頁:戴珍珠耳環的女孩(畫意詩情)。 其中對維梅爾的作畫技巧也略為提及。

新的發現

2004 年七月七日於一幅經專家證實為維梅爾真品的「坐在小鍵琴旁的女子」在倫敦蘇富比(Sotheby)拍賣會場高價賣出,售價據稱美金三千萬元。這幅畫所呈現的主題類似另兩幅存於倫敦國家美術館以小鍵琴為主題的畫作:「坐在小鍵琴旁的女子」與「站在小鍵琴旁的女子」,創作時間也相當接近,屬維梅爾晚期的作品。 其實這幅畫早已傳世,起先也被認定疑似維梅爾的作品,但因受到前述米格倫膺畫」事件的影響,遭到池魚之殃,也被判定為假畫。這幅畫的畫風若說接近維梅爾早期的畫風還不如說更接近米格倫假畫的畫風,與維梅爾其他成熟作品比較,背景單調得可以,彈琴女子的披風更是一大敗筆。但這是根據專家們(包括來自維梅爾老家海牙莫利茲官邸 與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的專家)歷經十年的鑑定結果認定,鑑定工作包括對使用顏料的成分分析,拿到倫敦、紐約與維梅爾真品比對,咱們門外漢只好聽專家的意見。不過,實在很想說,那幅畫就算是維梅爾所畫,可能也是畫壞的(誰說大師沒有失手的時候)。各位看倌不妨自己比對一下,評評理,看它值不值美金三千萬

畫作

點選圖示會顯示大型影像檔

 

標題

年代

材料

尺寸

收藏展示地點

聖帕西迪斯

St Praxidis

1655 (?) 畫布油畫 102x83 芭芭拉皮亞契卡強生基金會

Barbara Piasecka Johnson Foundation

耶穌在瑪利亞與馬大家

Christ in the House of Mary and Martha

1654-5

畫布油畫

160 x 142 cm

愛丁堡蘇格蘭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 Edinburgh

獵神黛安娜與她的同伴

Diana and Her Companions

1655

畫布油畫

97.8 x 106 cm

海牙莫利茲官邸

Mauritshuis, The Hague

老鴇

Procuress

1656 畫布油畫 143 x 130 cm 德勒斯登美術館

Gemäldegalerie, Dresden

在敞開窗戶旁讀信的女孩

Girl Reading Letter at Open Window

1657

畫布油畫

83 x 64.5 cm 德勒斯登美術館

Gemäldegalerie, Dresden

台夫特街景

Street in Delft

1657-8 畫布油畫 54.3 x 44 c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打盹的女人

Woman Asleep

1657

畫布油畫

87.6 x 76.5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士兵與笑臉女郎

Soldier & Laughing Girl

1657 畫布油畫

49.2 x 44.4 cm

紐約傅立克收藏館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

一杯酒

The Glass of Wine

1658-60 畫布油畫 66.3 x 76.5 cm 柏林國家博物館

Staatliche Museen, Berlin

倒牛奶的女傭

Milkmaid

1658-60 畫布油畫 45.5 x 41 c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二男一女

A Woman & Two Men

1659-60 畫布油畫 78 x 67.5 cm 布勞舒維奇 赫佐安東烏利奇博物館

Herzog Anton Ulrich-Museum, Braunschweig

台夫特即景

View of Delft

1660 畫布油畫 98 x 117.5 cm

海牙莫利茲官邸

Mauritshuis, The Hague

被打斷音樂演奏的女孩

Girl Interrupted at Her Music

1660-1

畫布油畫

38.7 x 43.9 cm 紐約傅立克收藏館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

拿著水罐的女子

Young Woman with a Water Jug

1660 年代早期 畫布油畫 45.7 x 40.6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戴珍珠項鍊的女人

Woman with a Pearl Necklace

1662-4 畫布油畫 55 x 45 cm 柏林國家博物館

Staatliche Museen, Berlin

音樂課

Music Lesson

1662-5 畫布油畫 74.6 x 64.1 cm 英國皇家聖詹姆士宮

Royal Collection, St James' Palace

在窗邊拿著魯特琴的女人

Woman with Lute near Window

1663 畫布油畫 51.4 x 45.7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讀信的藍衣女人

Woman in Blue Reading Letter

1663-4 畫布油畫 46.5 x 39 c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天平秤的女人

Woman Holding Balance

1664 畫布油畫 42.5 x 38 cm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戴珍珠耳環的女孩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1665 畫布油畫 46.5 x 40 cm

海牙莫利茲官邸

Mauritshuis, The Hague

藝術家的畫室(繪畫藝術)

Artist's Studio (Art of Painting)

1665

畫布油畫

120 x 100 cm

維也納歷史博物館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Vienna

合奏

Concert

1665-6

畫布油畫

69 x 63 cm

波士頓伊莎貝拉佳德納博物館

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 Boston

1990 3 18 日遭劫,尚未尋獲

寫信的太太

Lady Writing Letter

1665-6 畫布油畫 45 x 39.9 cm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拿笛的女子

Young Girl with a Flute

1666-7 木板油畫 20 x 17.8 cm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戴紅帽的女孩

Girl with a Red Hat

1666-7 木板油畫 23.2 x 18.1 cm 華盛頓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太太與她的女傭

Lady with Her Maidservant

1667-8 畫布油畫 89.5 x 78.1 cm 紐約傅立克收藏館

Frick Collection, New York

年輕女人畫像

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

1660 年代晚期 畫布油畫 44.5 x 40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天文學家

Astronomer

1668

畫布油畫

50.8 x 46.3 cm

巴黎羅浮宮

Musée du Louvre, Paris

地理學家

Geographer

1668-9

畫布油畫

53 x 46.6 cm

法蘭克福市立藝術館

Städelsches Kunstinstitut, Frankfurt am Main

蕾絲女工

Lacemaker

1669-70 畫布轉木板油畫 24.5 x 21 cm

巴黎羅浮宮

Musée du Louvre, Paris

寫信的太太與女佣

Lady Writing Letter with Her Maid

1670 畫布油畫 71 x 59 cm 都柏林愛爾蘭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of Ireland, Dublin

情書

Love Letter

1669-70 畫布油畫 44 x 38.5 cm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

Rijksmuseum, Amsterdam

信仰的象徵

Allegory of Faith

1671-4

畫布油畫

114.3 x 88.9 cm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吉他演奏者

Guitar Player

1672 畫布油畫 53 x 46.3 cm 英格蘭遺產肯烏官邸艾維遺贈

The Iveagh Bequest, Kenwood House, English Heritage

坐在小鍵琴旁的女子

Young Woman Seated at a Virginal

1673-5 畫布油畫 51.5 x 45.5 cm 倫敦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站在小鍵琴旁的女子

Young Woman Standing at a Virginal

1673-5 畫布油畫 51.7 x 45.2 cm 倫敦國家美術館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坐在小鍵琴旁的女子

Young Woman Seated at a Virginal

1670 畫布油畫   倫敦蘇富比售出

Sold by Sotheby

參考資料